<noframes id="5pz55">

            <noframes id="5pz55">

            任正非:大算力時代已經到來,邁向未來需要系統工程思想

            極客網·極客說6月13日 日前,華為內部論壇心聲社區刊出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與公司系統工程領域科學家、專家會談紀要。任正非指出,大算力時代已經到來,我們正在轉彎,轉到這個大的算力網絡上來,我們要理解并參與到這個時代的改變。在這個大算力時代,我們是5G+云+AI聚合起來,發揮云、管、端、芯的綜合競爭力,我們一定要用科學的方法去拆除“小農經濟”思想下的“圍墻”,通過系統工程的思想,讓大家放棄“小農”意識,面向未來。

            以下附會談紀要全文(來源心聲社區):

            總 裁 辦 電 子 郵 件
            電郵講話【2022】089號?? 簽發人:任正非
            任總與系統工程領域科學家、專家會談紀要
            2022年5月29日

            一、系統工程不僅是理論、方法和實踐,更是開放的思想和哲學。

            我們要利用系統工程的思想,把公司內的“圍墻”炸開,摧毀各種“土圍子”,打開思想的禁錮,形成開放的思維,慢慢消化吸收,不斷積累組織的能力,更好的面向未來?,F在實行干部任期制,就是不斷降低部門“圍墻”的措施。集中少數人搞系統工程來解決一個問題是沒有意義的,只有千萬人的思想都走向系統工程,有系統工程的概念,才能真正的發揮價值。我們公司的每個人都要學會建模,復盤-建模、再復盤-建模,做完一件事,要總結哪些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好,建立一個初步的模型;然后用這個模型去做第二件事,有偏差再回來復盤修正,反復復盤,就建成一個小小的模型;我們幾個團隊打通,幾個模型在一起再次碰撞,用理論來指導實踐。模型變大、變系統,減少不必要的能耗就提升了競爭力。以前我們實踐不總結、理論沒有實踐,兩個脫節,效率低、成本高。

            為什么要把系統工程提到這個高度?我們逐漸在通信領域世界領先,比如在光網絡上已經深入到“根”里,我們現在主要骨干傳輸是用400G,遠距兩千多公里傳輸不需要電中繼,一根光纖里面可以傳80個波的400G,就是32T;另外,已經在5G中應用6G的一部分技術。在算力網絡、存儲網絡、計算網絡上,各方面的協同需求越來越突出,更需要系統工程。大算力時代已經到來,我們正在轉彎,轉到這個大的算力網絡上來,我們要理解并參與到這個時代的改變。在這個大算力時代,我們是5G+云+AI聚合起來,發揮云、管、端、芯的綜合競爭力,我們一定要用科學的方法去拆除“小農經濟”思想下的“圍墻”,通過系統工程的思想,讓大家放棄“小農”意識,面向未來。

            二、系統工程是科學方法,即使一顆螺絲釘也有系統工程。

            幾千年人類的繁衍傳承本身就是系統工程,整個地球也是一個自然系統工程。自然而然就是缺少競爭力的,要優化自然,改善自然,才有競爭力。

            第一,系統工程不能搞壟斷,如果就幾個專家能搞,只集中在小部分人,是會落后的。我們要在系統工程上面有個“燈”,誰都可以搞系統工程?!氨倍酚媱潯本褪敲闇饰磥頂凳畠|臺服務器一個操作系統,從頂上往下做架構。指引“登山”的攻關的參考路徑,從三萬臺服務器到幾十萬臺服務器……,上億臺服務器一個操作系統,允許專家務虛“胡說八道”,他們只是給從下往上攻的“登山部隊”一個路徑參考。系統工程的“高山”誰都可以去攀登,誰都貢獻一點,自然就形成了系統工程。每個口、每個人都要去理解系統工程,在他自己這個地方怎么應用。

            第二,工業互聯網是系統工程,要做好工業互聯網中的云底座。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應用平臺,比如煤礦、公路、鐵路、機場……,它們都具有很強的個性和行業特征,這些都是系統工程,需要大家一起來做,一起做貢獻。這些努力就幫助各行各業逐步走向工業互聯網。

            工業首先要走向機械化,機械化走向電氣化,電氣化走向信息化,信息化走向智能化,這時候才有機會把中國的制造業轉變成工業互聯網,德國目前走在了我們的前面。華為在這個過程中,重要的是做出自己的貢獻,例如光傳感、光傳輸、5G連接,以及云底座等。

            三、科學就是無盡的前沿,不要急功近利。

            第一,國家重視理論建設,就要防止急功近利。對于一些短期內不能創造價值的純理論科學家,要理解他們,讓他們有體面的生活,這樣國家才有未來。我認為,理論科學就是我們國家未來的“水塔”。黃河、長江是母親河,母親的乳汁在哪?在青藏高原,母親的乳汁就是喜馬拉雅山的雪水,黃河、長江全靠西藏的雪水流下來,西藏下雪多,就意味著國家明年要豐收?!芭老柴R拉雅山”的貢獻是很大的,下游的“農場”、“牧場”要分一些糧食給“爬雪山”的科學家們,不能讓他們在“喜馬拉雅山”上餓死。

            我們公司“爬雪山”的人每年要花掉十幾億美元,合作部支持了很多錢給高校做前沿研究,其實對我們是沒有商業價值的,因為理論研究出來后是對全人類完全開放、共享的。只是我們有十幾萬工程師,消化能力特別強,就有可能優先消化這些理論。比如,土耳其Arikan教授十多年前曾發表了一篇數學論文,發表兩個月后,我們發現了這篇論文,就根據他的理論做成了5G Polar碼。所以,理論科學可以脫離實際,不一定要和實際相結合,也不一定要解決實際問題。

            第二,尊重知識分子,尊重知識分子的創造發明,允許他們犯錯誤,思想本來就是一個閃亮的明燈。比如,軟件是個復雜系統,不僅要在理論上“捅破天”,更重要是“扎到根”,“扎到根”比“捅破天”難。我們能解決的還只是信息網絡這一塊,軟件的難度無法想象,我們要想辦法通過3-5年或更長時間逐步解決。

            第三,重視基礎教育,允許一些差異化的教育。目前的教育體制可能還停留在工業革命時代,理論建設不夠,不適合信息時代,希望在教育上能夠真正重視,允許一些“怪異”的學生成長。我們公司的天才少年,最重要是看他的破題能力,而不是他的綜合素質。

            四、“山外青山樓外樓”,鼓勵“胡說八道”,自由研討科學和技術問題。

            我們辦“黃大年茶思屋”的宗旨,就是希望大家就科學和技術問題來“胡說八道”,只要不涉及社會科學問題。每個科學家、專家來華為,就講你們最擅長那一點,哪怕華為公司所有人聽不懂也不要緊,因為它留在人的心中,敲開他的腦瓜,他就不封閉了。如果你們說要接近我們公司的研究,我們感謝,但不是我們最需要的。我們是干具體活的,目光比較短,最需要的是我們看不見的那一小部分,我們要看“山外的青山,樓外的樓”。你們看得遠,你們講的東西正好是我們不明白的,就只要告訴我們。我年輕時曾聽計算機控制系統的科學家講課,他說:“計算機用于公共汽車的票務管理?!蔽衣犮铝?,計算機是算數字的,怎么用于票務管理?當時留在我心里一個問號,后來我才知道原來是真有的。所以,我們要建立十年、百年對社會事物的假設,假設我們開始要做這些事,我們引進來的科學家做的也就是十年、二十年以后的底座,他們也不參加“殺豬”,我們只要求一部分拿著“手術刀”參加“殺豬”的戰斗。

            “黃大年茶思屋”是一個開放的交流平臺,做好內外溝通,將來可以打通國內高校和國外高校的聯接。你們科學家、專家不需要自己去提供算力,用我們云平臺,包括AI的算法、存儲等,都可以提供給你們。你們把精力集中到前端,后端平臺我們就能支持你們。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国产成人Av 无码专区

                      <noframes id="5pz55">

                      <noframes id="5pz55">